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列表

第二百八十章 身体力行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5:39:28      来源:

第二百八十章 身体力行

把车在车库停好,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,回过头,才发现她靠在椅背上睡着了。

又是生气又是无奈,这小女人的心怎么就能这样宽,明知道他不爽了,还能安之若素的呼呼大睡。

到底舍不得吵醒她,便轻轻把她抱了下来,大步朝焰楼走去。被夜间的凉风一吹,她还往他怀里缩了缩,咕哝道:“好冷。”

沈焰脸色一僵,没好气瞪着怀里的女人,忽地有种想把她扔地上的冲动。

守夜的佣人上前迎接,被他一个眼色打发了去。不过那点儿声音还是惊醒了简素,疲倦的睁眼,正巧看到他冒出少许青色胡渣的下巴,顿时想起了自己犯下的错误。

那啥,装睡的话,会不会好一些?

自我安慰着,又悄悄闭上眼睛。却不知道霎那间,呼吸已经乱了。

这点改变自是逃不过沈大长官的法眼,眸光一闪,不发一言的把她放在床上,薄唇毫无预兆的覆了上去。

他倒是想看看,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。

温热的柔软破开贝齿长驱直入,简素郁闷得无以复加,不知道该有反应好,还是置之不理为妙。

看不见她都睡着了嘛,动手动脚什么的太不道德好不好。

试图以翻身躲过热吻的纠缠,然而肩膀刚有动作,就被坚实的手臂钳住腰肢,另一只手则固定在她头顶,让她无处可躲。

“唔……唔唔……”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啦!

辛苦的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,她翻了个身,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。沈大长官只是闲闲的看着她:“不装了?”

“不装了……”她哭丧着脸,可怜兮兮的。

敢情人家一开始就知道她在装睡,这种感觉真是丢脸死了。

唇舌间还弥漫着淡淡的酒气,混合着她的体香,汇集成一股很奇异的味道。他俯下身子,手腕轻转,修长的指节绕上她的青丝。

“今晚是怎么回事?”淡淡的语气里没有喜怒,却听得她心惊肉跳。

这是要开庭审案来了。

“说好的不喝醉呢?嗯?”

“我现在不是也没喝醉呢么……”讪讪然的干笑,试图辩解。

他素来不多话,这种人一般词汇量有限,争执什么的必然是弱项。她就是欺负他话少不会辩论怎么着。

沈大长官自然是明白的,要论嘴皮子功夫,十个他也比不过这小女人。但是说到身体力行嘛,又不一样了。

不客气的擒住她的唇,没给她反应的机会,便霸道的将所有遮蔽之物统统清除。

“撕拉”“撕拉”的布裂声此起彼伏,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就光洁溜溜。

“喂,你……”好不容易脱离钳制,正要抗议,又被饿虎扑食叼住了脖子,所有话语化为一声浅吟,她居然就这样可耻的溃不成兵了。

“说,为什么不听话?”沈大长官魅惑的挑起嘴角,凝视着身下娇颜粉红的女子。

“我,我也不想去的……”

他表示不满,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,满意的瞧见一串敏感的鸡皮疙瘩。

她都快要哭出来了,“我是,助理……职责所,在……”

去他的职责所在,要他的女人出去陪酒,他宁愿将她养在深闺之中,不去做那劳什子的狗屁助理!

堂堂帝华财阀,难道还找不到一个能胜任这个位置的人,非要她不可?

沈大长官很生气,这个怒气直接在行动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简妞儿被折腾得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,天空微亮才昏昏沉沉的睡去。

黝黑的眸子在清晨的微光里熠熠发光,把她设定的闹钟铃声取笑,又把她两台手机都关机,穿上衣服出了门。

夏天天亮得早,这个时候,不过也才五点多钟。许多人还在睡梦之中,北区的操场上已传来训练的声音。

“沈长官,早。”正在绕着操场跑步的士兵门停了下来,朝他敬礼。他点点头,也加入了晨练的队伍之中。

一番挥汗如雨后,天色大亮。小女人还在睡眠之中,红唇微微嘟起,眼角还有欢愉过后残留的一点泪花。轻柔的替她拭去,又把空调被拉上一些,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。

封凤湘才洗簌完毕,便听佣人来报,说沈焰来了。微不可查的皱眉,淡声说:“知道了。”

换上得体的衣服,依旧是雍容华贵的沈夫人。但是沈焰敏感的发现,她的眼睛下多了两个浓重的青影,眼角的皱纹,也开始显现出来了。

“妈,身子好些了吗?”

性子再冷,也是血缘相关的人,关心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。

沈夫人摆摆手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:“年纪大了,身体到底比不上当年了。”

端起佣人递上来的姜母茶喝了一口,动作仍是一派优雅,“这么早跑到我这里来,就是问我身体如何?子岑,这不像你。”

他确实不是为着关心母亲而来的,或许应该说,印象中的母亲,是天底下最强的女人,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关系。

那一句问候,是因为在她脸上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,便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。

被点破了心思,也没有半分尴尬的样子。他正了正身子,危襟正坐,沉声道:“素儿昨晚喝醉了。”

沈夫人正喝着茶,随口应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一连两个晚上喝醉,妈,她不是陪酒女,这些事情,不应该由她来做。”

“噹。”

玻璃杯敲击在碟子上的声音清脆悦耳,旁边佣人见状,连忙拿了干净的毛巾过来,帮她拭擦溅出在手上的茶汤。

沈夫人摆摆手,示意佣人下去,不悦的扬起眉:“所以,你一大早过来,就是来兴师问罪的?”

“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他坦坦荡荡,“我只是觉得,总经理助理一职不适合她。我知道她素来不得你的喜欢,但是既然她已经是沈家人,就应该有沈家人的身份和待遇。”

沈夫人目光一凝,锐利的望向自己的儿子:“你觉得我给她安排这个职位,是在故意刁难?”

沈焰不语,倔强的扬头,已是默认了这个猜测。

有那么一瞬,她真的很想给这唯一的儿子一个耳光,惩罚他曲解自己心意的事实。

但是,他已不是孩子。她亦不是泼妇,做不出泼妇的事情来。

重重把杯子放在桌面上,深深吸了几口气,才平复下来。沈夫人看着他,目光里既有失望,也有痛心。

“子岑,你是我唯一的儿子,沈家唯一的男丁。在你心目中,我就是这么一个不识大体,不顾沈家声誉的人?”

她何尝不知道,简素在这个位置上,要经受多少磨练和刁难。但是,累足成步,若不曾经历千锤百炼,又如何来的百炼成钢?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