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列表

第一百六十七章 给我们赐婚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5:39:30      来源:

秦时月扬脸挑了挑眉,“什么交易?”

“你来当景王妃,给本王辟谣,本王护你一世周全如何?”北堂墨邪肆眯眼一笑,声音充满磁性的引诱着秦时月。

“辟谣?”秦时月压低声音,不让其他人听见。

北堂墨笑,“你刚才不是说了吗?本王喜好男宠,嗯!”

登时,秦时月瞪大凤眸,像看怪物一样直勾勾瞅着北堂墨,瞬间清醒北堂墨这话什么意思。

“你,你真,真的——”秦时月有些不太确定的仔细瞅了几眼北堂墨,下一刻嘴角不自然的撇了一下,脸上闪过可惜了的表情。

好好的一个美的如妖孽的大男人,竟然是弯的,竟然喜欢男人。

啊,男人喜欢男人,真的搞基。

“喂,死丫头,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本王,给你十个数的时间考虑,超过十个数,就当刚才本王什么都没说!”北堂墨瞬间冷下脸来的,狠瞪一眼秦时月。

秦时月盯着北堂墨仔细看了一瞬,后蓦地垂眸,大脑快速转动起来。

“十,九,八,七——”北堂墨低声于一旁竟是真的数起数来,当然声音只有两个人能听见。

此时大殿里所有人,还在等着秦时月回答其父亲秦致远刚才的话。并不知道,站得靠近的秦时月和北堂墨却在进行另一场交易!

而这个交易若是达成,将会改变两个人的人生!

当然,也要看这个交易是否会达成了。

“六,五,四,三——”北堂墨不紧不慢的数着,从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只是在数到三时,故意的停顿了一下,以提醒秦时月快到时间了。

“停,我答应,成交!”

蓦地,秦时月突然扬首,直视向北堂墨,“成交,你刚才的提议,我同意!”

“好,你倒还不笨。”北堂墨眸子一眨,眼神肆意的从上到下将秦时月仔细扫了一遍,嫌弃一声,“虽然长得不怎么样,不过也凑和,做本王的王妃,还算不是太差。”

秦时月冷地白了北堂墨一眼,学着北堂墨的眼神,将北堂墨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一遍,嗤了声,“你也一般般,咱俩是半斤对八两,别把自己抬得太高。”

后面的话没有说,她其实是想说,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男人,奇不奇怪,白瞎了一具好看的男儿身。

不过也好,就这花花肠子属性,真要喜欢女人的话,不得祸害多少小姑娘。

想到这里,秦时月突然有种替广大少女同胞除了一害的伟大感觉。

可是,秦时月似乎忘了什么?

“时月,你倒是说呀,你和景王殿下,根本什么事都没有是不是?”久等不到女儿的回复,秦致远便急了,女儿越是迟迟不回答,他就越是担心事情真如景王所说那般。

“秦将军,哦,不对,应该喊未来岳丈——别着急,她会说的。”北堂墨大概是嫌秦致远紧张的不够,此时喊了这么一声,立即惹得秦致远一张脸黑如炭一般不应声。

秦时月低垂的视线,眼皮翻了翻,不敢迟疑,蓦地抬眸转看向身后,“父亲,是真的——”

“是真的情投意合,一见钟情,二见生情,三见定情,此生我俩定要结为夫妻,相扶相伴,白头到老!”北堂墨见秦时月不知道后面怎么说,立即贴心地为其说完。

轰!

哗然!

所有大殿里的人,这次真的被惊的不轻。

原本宫人们还以为,是景王爷故意作恶这秦府嫡女,此时都一个个听傻了眼。

而老夫人和燕平公主以及秦紫依三人,更是震惊的脸上表情都木了。

“时月——”秦致远沉声喝向女儿,一双虎拳握的死紧,高大的身躯颤了几颤。

腾地,皇后突然从凤凰椅上站起来,一双眸子目光深沉地直盯向秦时月脸上,似是要看出下面这个丫头到底藏着怎样的心思。

“墨儿!”终于,皇后威严出声。

北堂墨突然此时拉了秦时月,“咚!”地一声,跪了地上,“母后,儿臣与这丫头是真心相互喜欢,求母后做主,给我们赐婚!”

“墨儿,你——”皇后原本到嘴的话,颤声戛止。

皇后身旁的嬷嬷,连忙躬身上前搀扶,小声劝念,“主子,莫要动气,莫要动气!”

皇后挥手一旁嬷嬷退下,立于大殿上方,睥睨向下面,沉声缓缓念道,“墨儿,你可是当真要娶这秦府嫡女,秦时月?”

所有人均是一惊,一时猜不透皇后会做何决断。

老夫人和燕平公主一听皇后这番问话,两人一下子眼神复杂起来。

秦致远虎眸一震,猛的抬头望向大殿上方的皇后,后急看向前面与景王牵手在一起的女儿,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。

他不希望女儿嫁给景王,绝不希望。本就亏欠女儿太多,怎可再让女儿跳进火坑去,这会坑害她一辈子的。

“呯!”

一声震地有声的下跪声,传来秦致远粗哑却坚决地低沉声,“皇后娘娘,微臣不同意这门亲事!”

秦时月心一颤,蓦地扭头看向父亲,凤眸在望向父亲跪地笔直的身躯时,一瞬间之前对父亲的埋怨在此时全部消散。

父爱从来不是用言语来表达的,只一个行动,就足以令做女儿的震撼。

凤眸一瞬间潮湿,秦时月紧抿着唇,不让自己泣声而出,一双纤手,攥得死紧,包括被北堂墨牵在手里的那只手,同样紧紧攥着。

北堂墨感觉到了秦时月的异样,低眸瞅一眼秦时月,突然压低声音道,“丫头,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,若是你现在反悔,本王绝不会勉强!”

秦时月身体一怔,抬眸,正对上北堂墨微笑的视线,倒是从来不知道,原来眼前这个男人,微笑时其实倒还真的挺让人暖心的。

“殿下的好心,时月心领了,时月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,做出的承诺自不会后悔。”话落,低声自嘲一声,“再说,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北堂墨看着这般的秦时月,忽地眉头一蹙,脸绷紧一下,没有说什么。

“秦将军反对他们二人在一起?”皇后出声看向跪于地上的秦致远,端庄大气的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“回皇后娘娘,确是,微臣反对他们二人在一起!”秦致远抬眸看一眼女儿,坚定的点头答道。

就在这时,突然北堂墨冷冷一声,“无所谓,反正生米煮成熟饭,这丫头除了本王,怕也没人敢要了!”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