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列表

第197章 追来了!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5:39:34      来源:

望着墙上的时钟,尹沫沫只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。

忽然,门外传来敲门声,她兴奋地从床上弹起,快步向大门走去,一定是萧斐然,他是知道她无聊,所以来陪她的吗?

可见到来人,她圆圆的大眼立即染上一层失落,但还是礼貌一笑,“抱歉,我没有点客房服务。”

来人是一个服务员打扮的男人,略宽的帽檐挡住了他的眼眸,他以一口纯正的英文,道:“萧先生在餐厅等您,请随我来。”

尹沫沫微微弯着脖子,想要看清他的眼,他却突然转身,语气中带笑,“尹小姐请随我来,别让萧先生久等了。”

尹沫沫‘哦’了一声,匆匆跟上他的脚步,又暗忖,萧斐然在餐厅等她,是要她陪他吃夜宵吗?

不过他最擅长给她惊喜了,这次应该也是吧。

怀着这个希翼,尹沫沫的脚步也轻快起来,反正她在房里待着也无聊,待会儿见到他,她也要督促他早点睡觉。

可是,走了很久,尹沫沫也没看到餐厅,门外就是呼啸的风雪,度假村内虽然温暖宜人,可黯淡的灯光莫名增添了一些恐怖的因子,从她的背部爬上,凉飕飕的。

不知不觉地抱紧了双臂,尹沫沫问道:“我们还有多久才到?”

服务员道:“就快了。”

尹沫沫站定原地,凝眉问道:“还有多久?能告诉我确切的时间吗?”

终于,服务员转过身来,他的帽檐依然压得很低,在昏暗的灯光下,只能看见他丰厚的唇,而这一次,他说的是幻城本地话:“尹小姐既然这么着急,那我就成全你!”

他话音未落,猛的向尹沫沫袭来。

尹沫沫早已察觉不对劲,早有防备,就在他冲上来的那一刻,一个闪身躲到了旁边的通道里。

一边跑,她不时往上看,可奇怪的是,身后根本没有追逐的脚步声。

尹沫沫察觉不对,渐渐慢下脚步,可为时已晚,当她回头,却见那人正在楼下候着她。

这下子,她彻底慌了,先前的冷静荡然无存,她想要往回跑,却感到脚上一重,霎时,身子失去平衡,她狠狠摔倒在楼梯上。

眼看那人手里的刀子就要刺入她的胸口,她咬牙,猛一抬脚狠狠地踢在那人身上。

而后,她迅速爬起,从消防通道再次进入酒店,大声喊道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很快有人闻讯赶来,仍是一个穿着服务生服装的人,尹沫沫立即警惕起来,做足了架势要与他搏斗,可那人的英文带着浓浓的M国口音,在询问:“小姐,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

她终于放下心来,细喘着回道:“有歹徒闯入,在追杀我。”

服务生道:“在什么地方,我去看看。”

尹沫沫叫住他,“很危险,你多叫些人去。”

服务生似乎没听见,一闪身就进入了消防通道。

望着那黝黑的通道,尹沫沫心里麻麻的,就生怕有什么东西会突然钻出,可这个人真的应付得来吗?

心存善良的她,不能让服务生独自犯险。但在去之前,她按下警铃,可还未等她转身,楼道里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比警铃还要刺耳,让尹沫沫头皮发麻。

她匆匆赶过去,只见服务生倒在血泊里,一地鲜红的血迅速占满了她的视线。她双手抱头,失控地大叫:“啊——”

“啊——”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,她软软地滑下,跪坐在地面,视线根本无法移开。

因为这人的死相实在是太可怕了!他的整张脸皮都被人割了去,只剩下一片血肉模糊!

到底是谁做的,竟然如此残忍!

“沫沫!”萧斐然焦急的声音仿佛天外传来。

尹沫沫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,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直到他温暖的手掌落在了她头顶,带着她最熟悉的味道,才让她感到了一丝丝的安全感。

睹见他眸底隐隐的伤痛,尹沫沫猛的站起,紧紧地将他抱住:“斐然,带我走好吗。”她软软的话音中带着低到尘埃里的乞求。

谁能拒绝!

“好!我这就带你走。”萧斐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突出众人的重围,快步离开。

这些人,果然来了!

很好,那他绝不会客气,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!

像家人一样的温暖,给予了尹沫沫无穷无尽的安全感,她窝在他怀里,不想让其他任何人看见她的脆弱。

直到回到房间里,他也没有将她放下,而是像以前一样,坐在宽大的景观窗前,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,一同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现在,他只希望宽广的天空,能洗去她心中的恐惧。

当新一天的晨曦在天边绽放,她终于开口:“斐然,我很害怕。”

“别怕,有我陪着你。”说罢,他将环在她腰上的手又紧了紧。他当然知道她的害怕,在他怀里,她一直在颤抖。

闻言,尹沫沫又往他怀里钻了钻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和他一起看日出。

但很快,却有人打破了这短暂的安稳。

门外传来敲门声,萧斐然去应门,来人是穿着警服的高大男人,他和萧斐然说了什么,很小声,尹沫沫暂停了呼吸,也没能听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。

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尹沫沫如是想。

她是目击证人,他们是来让她配合调查的吗?

正这么想着,萧斐然朝她走来,风轻云淡道:“我们去滑雪吧。”

他突然来这么一句,尹沫沫一时接受无能,怔怔地看着他,好半晌才指了指门口,道:“他们……”

“不用理会,一切交给我。”萧斐然沉着脸打断。

难道他挡下了一切的事?不行,他身份复杂,她不能给他添麻烦!尹沫沫虚弱一笑:“斐然,我们只是过来旅游,该做的还是要配合一下,反正我又没做亏心事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斐然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但是我真的没事了。”说罢,尹沫沫又朝着他笑了笑,希望自己坚强的一面,能打消他心中的顾虑。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