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 列表

第十七章 李家阴宅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5:39:36      来源:

“真的要这样吗?”孟西游有些不死心。

夜半,月上中天,孟西游死死抱着灵霄剑的脖子,看着悠哉坐在墙头的男子。

"不然呢?”墨倾城并不看孟西游,将洁白如玉的手放在眼前打量“我可没法子将你捞上来。”

“御剑,起!”孟西游有气无力的念咒语,他们是傍晚来的,这都半夜了,孟西游生生被一堵墙堵在了这里。

“御剑,起!”终于灵霄剑抖抖身子,晃晃悠悠将坠在自己下边的孟西游送上墙头。

孟西游呼出一口气,得意道“我不这也上来了。”心道,最看不惯鬼嚣张了。

“你确定不是灵霄看不下去了?”墨倾城看了灵霄一眼,转身飘进李宅。

“••••••”孟西游回头,灵霄剑哧溜一声钻进了轮回镯。

孟西游白日里打探过,这李家一族原本很是兴旺,最近十年间亲属后代快要死绝,将将留下了李老太爷和膝下的一个重孙。

孟西游鬼鬼祟祟的从墙头上溜下来,看那真正的鬼却大摇大摆的四处晃荡。李宅很大,楼阁亭台样样不缺,只是都透着一股衰败之气,像是许久都没有人打理,这么大的宅子,灯火都没有几处。

“小包子,你想先去看人还是看鬼?”墨倾城回头招呼四下打量的孟西游。

“要不,先去看人?”孟西游缩着脑袋不去看墨倾城嘲笑的目光。

不知跟着墨倾城绕了几个来回,终于停在了一处房屋处。

“小虎头,都是曾祖父的错,连累你受罪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道。

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。

孟西游接近窗棂,拿下一片符纸,是道家的驱鬼符,而且还是驱除厉鬼。

孟西游拿出一片纸,凌空画了个寻魂咒,得意道:“怎么样?”这寻魂咒还是墨倾城教她的,能够被魂体吸引,越是强大的魂体,寻魂咒颜色越深,看那寻魂咒只是变成了深红色,她悬着的心先放下一半,当初她悄悄画出针对墨倾城的寻魂咒,寻魂咒在出现的一瞬间就化为了飞灰。

墨倾城并没有回答她,飘回了令牌,道:“我不会出手,你只是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,这鬼魂却是相当于修士的练气五层,你好自为之。”他没有告诉她的是,她的生雷体原本就能克制一切邪祟,加上灵霄剑,说不定还会稍胜一筹。

孟西游并无侥幸心思,正色道:“阿墨,多谢你提醒,只是成为剑修的那一天,孟西游就注定会无所畏惧。”随即手里出现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,语气之中了一丝得意:“再说,不是还有它。”她手中的正是那日的聚阴灵珠。

墨倾城摇头失笑,还是太小看她,随即专心的修炼起来。

孟西游跟着飘飘悠悠的寻魂咒,一路来到了一做荒芜的院子之中,不比外边稍稍的颓败,这院子却是真正的死寂,不说活人,便是飞鸟,花虫这些稍稍带些生机的都不存在。

手握灵霄剑,孟西游心底道:“没什么可怕的,自己身上不是还住着个鬼呢。”只是自己身上住着的这鬼,不单容颜胜过世人万千,便是单单能令那令牌中充满雷电的小塔都绕路走,也是没谁了。

这一番折腾,已是深夜,不过院子中因着残月余辉,倒也还明亮,只是这明亮,是一种惨白。

收回寻魂咒,孟西游进得院门,那门在下一瞬便“砰”的一声合上。

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在这里。”孟西游大声道,这大声纯粹是为了给自己壮胆。

“呵呵呵呵呵”一阵低哑的笑声从破败的屋内传来“知道,为什么不进来一叙呢。”

原来是个女鬼,孟西游抬起灵霄指着那屋宇道:“何必装神弄鬼,这李家被你闹的家宅尽绝,如今倒缩起头来了?”

“哈哈哈哈”屋内忽然传出凄厉的笑声“家宅尽绝,好一个家宅尽绝,这样我才开心。”屋子的窗户似在应和她的话一般,剧烈的拍打窗棂。

“不知悔改!”孟西游积蓄灵力,大喝一声“斩月”灵霄剑从空劈下,一道剑光携风之势借月之机,只一剑便将屋宇斩做两半,这是孟西游第一次用画中仙所赠剑诀招式,虽料想过,剑诀之威还是远远出乎她意料,下定决心,此事了了,一定要好好修习剑诀。

待尘土散尽,那被斩做两半的屋宇之间,露出一口井来,孟西游一愣。不会有人在屋里挖一口井,那么就是此井被囚于屋中。

“哈哈哈哈哈,倒是要多谢你拆了这囚笼。”女鬼在井中道“此时离去,我便不追究你扰我之过。”

“这屋子是囚禁你的?”孟西游好奇道,此时胆子也大了几分。

“十年了,那老鬼将我压在此处。”女鬼恨声道“那又如何,除却他和那小崽子,李家别的人一个也逃不掉,哈哈哈哈哈。原本还恨不能杀了他,如今倒是不错,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,也是他的福分。”

“囚你的屋宇掺了那人的精血?”孟西游道“只是你造下这样的杀孽,他日鬼差索命,怕是要待在十八层地狱了。”

“鬼差?”女鬼发出一阵怪笑“如今还不知躲去哪里了。”

“你伤了鬼差?”孟西游心中一惊,墨倾城曾今为她普及过关于鬼修之事,鬼修又可分为练阴期,筑阴成基,结成阴丹,结成鬼婴,鬼王,鬼仙,分别对应人间修士的练气,筑基,结丹,元婴,化神,大乘。地府鬼差,便是最差也是练阴大圆满,且他们索命追魂往往两差同行,如何能轻易伤到。

“明白的太晚了些。”只见那黑黝黝的井口,缓缓浮出一个黑影,被泡的发胀的面容和四肢,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发面袋子一般。

孟西游忍住吐意,惊惧的向后退了一步,那鬼魂一身大红长衣,衣上绣的分名是一个个的福字,惊声道:“你死在了自己的寿诞之日!”难怪会有如此凶行,只能困住,却杀不得,便是鬼差也狼狈而走。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